苍山负雪

【跳单】君是天上月/诗歌体慎入

※ 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

※  以及吹爆这个圈的所有神仙太太
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  月白霜清,夜寒秋凉。

    他静静地走在山间。

    魔教已灭,大仇得报,他终于在阳光下生活。

    可他还是偏爱这月露中宵。

   
    他就着凉薄的月色低头。

    ——纤长的指节上没有一点污垢。

    他执拗地伸手入景夜湛湛的寒水,

    又希翼地承接起分宵霜凝的清瑶。

   
    他本是傍夜而生的青光。

  
    万物原是逐光的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 行走无间,倚仗不只是恨意和勇气。

    还有希望。

    十年前是明媚少女临近死亡的生命之光。

    十年后是倔强少侠痛失亲人的眼中之火。

    卧底十年、毅然规划着仅以己身刺杀魔教教主的他,第一次有了同其他六剑合璧复仇的心思。

    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放走了新任的长虹剑主。

    他唏嘘不已: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 不知道是怜惜少年,还是想起了当初的自己。

   
    自此,他生存的意义又多了一个:

    帮助长虹剑主--帮助长虹剑主和他的身边人。

    起初也许只是他的同情之心,

    直到受那少侠之托,

    他终于正视这个小他一岁的少年。

    少年直视着他的双目,

    眸子里跳动的是不熄的花火。

    他苦笑着摆手认栽,心中却郑重承诺。

    只是,少侠啊少侠,我却有一言未曾明说。

    ——何日你也来救救我?

    这一天他有了光。

   
    他等不到那一天了。

    麒麟出世,时不待人。

    十年一剑,青龙降魔。

    此夜寒蝉息响。

    他挟着万钧风雷冲将而去,

    继而被重重打落在泥泞里。

    十死无生。

    这场十年的赌局尘埃落定。

    他垂着眼,神情莫测。

    终究是,意难平。

   
    他的天命到了尽头。

    于是他拍开挡在他身前的雨花剑主,毅然就要孤身赴死了。

    可他活着。

    是位月宫仙子的以身相替。

    不该如此!

    他合该死在当年青龙门的浩劫里。

   
    青光出鞘,他去意已决。

    雨花拦路,他声泪俱下。

    尚年幼的雨花剑主声色俱厉。

    “你还知道你是个伤患吗?”

    “你以为你这样能救回蓝兔?”

    “你若就此去死,她又何必甘心!”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 他怔怔地呕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 最后他只听见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 意识离他远去。

   
    他是素商最凄处枯槁的残荷。

   
    他懵懂地流离。

    无拘无束,无牵无挂。

    无卑无怜,无哀无伤。

    不知他所从来,也不管他往何去。

    他凌于清风上飘飖。

    突然他看见双眼红肿的道袍少年,身边是半肩袒露的健壮汉子。

    那汉子怀中是一具斑驳的躯壳。

    他似有所悟。

   
    他化作青光坠入那袭青衣。

    ——在他们葬他之前。

    于是俊秀的青衣面带笑意地翻身坐起,

    “是哪里的狠心人,竟要活埋了我么?”

    他心情甚好地看着两人瞬间潮湿的眼角。

    随之而来的是坚实的温暖的拥抱。

  
    青,生之色也。

    它生于浓黑的夜色,即将归于寂静虚无,

    却又蕴育着明朝无限的转机。

   
    他回来了。

    这天他真真切切做回他自己。

    他不必再做洿里的清荷。

    他要做玄英里的久客。

 
    夜阑人静,一叙衷肠。

    他的坦诚相告得到的不是惊惧和疏离。

    他们予他感同身受的怜惜。

    “为什么信我?”

    仍带伤的白衣少侠笑的狡黠。

    “是本能。”

    这世间之事,

    看似偶然,也是注定,

    就像人之相遇。

    有白头如新,亦有倾盖如故。

   
    他找到了自己的归宿。

    是七剑。是家。

    最后的最后,七剑合璧,是非终了。

    须知净由秽生,明从暗出。

   
    东方将白。

    这袭青色的影子也渐行渐远。

    只剩天边红霞,耳根鸟声,

    山水依然明秀宁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他是我十年未醒的幽梦。

    他是我半生里唱不够的清歌。